Xiaowen.Z Deployed

"We all learn by making mistakes, and make mistakes again to learn more."

科技有国界。

xiaowenz / 2022-12-04

869 characters in total, estimated 2 minutes to read.


OpenAI发布了新的模型实践ChatGPT,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因为相比现存的大部分自然语言人机交互的模型,ChatGPT表现出的博学,互动的准确,对上下文的有效反馈基本上碾压了这个目前世界上能看到的所有「其他」。

在为了科技不由自主兴奋的同时,也有一些(也许毫无必要)的忧虑。

谁的历史?

Screen Shot 2022-12-03 at 09.20.58

百年以后,我们如今时代的大部分信息,作为将来历史的一部分,很大概率会以数字化的形式保存下来。我们无法甄别这些信息是AI产生的,还是人类本身记录的,但如果信息的仓库里保存了大量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,我们的历史如何去伪存真?

哪怕不到百年,就在现在,我们应该也可以用OpenAI的接口,快速的产生海量的AI Generated Content的站点,这些网站的内容可以非常快速的淹没我们自己的那点数据,未来的人类,未来的AI能使用的数据,也许就是一个Unbalanced的大魔方。

有些焦虑。

谁的生产力?

人们总是担心,许多的工作会被AI取代;人们又总说,许多的工作目前还不会。

至少有一些工作会被AI增强,更好的辅助,这听起来似乎是非常美好的一个愿景。但就像产业链下端的工人收入一定会被压缩一样,被AI辅助的工种似乎也不可避免的更容易收到产业链的挤压。AI提升的生产力,究竟会落到谁的口袋里?

有些焦虑。

谁的技术,谁的国界?

人们总说技术没有国界,因此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前景总是感到兴奋和期待。

但生产资料有国界。

TweetQuote

对于炼丹界来说,炼丹的原数据,炼出来的模型才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,数据需要资本,炼出来的东西也自然归属于资本。

Quote2

OpenAI限制注册用户的来源(比如部分国家不允许注册)本身就是非自由归属的一种体现,科技由资本推动,科技进步的红利必然先利好拥有它的资本。这也很多时候,我更认可「协议」类型的科技创新,而对「成果」类的科技进步表示谨慎。

就像设计领域的人们,首先思考的是AI如何改善设计工作;软件产业的人们,更多的能想到AI如何辅助甚至替代人们机械的编程;那么,公共关系,舆论,政治这些领域的人,难道面对人工智能不会有自己的见解吗?他们能调动的资本,怎么可能没有行动起来。

有些焦虑。